党员之家

位置导航: 首页 >>党员之家 >>正文

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

文章来源: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19日 09:00:04

 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:让平安成为暖心名片

  老爹和一群狗,曾是宋志军全部的牵挂。不料,自从他酒后伤人进了看守所,爹病逝,狗走失。等回到家,他怨天尤人,怪旁人见危不救,要上访“讨个说法”。

  宋志军所在的河南省驻马店市西平县,是全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试点县。县里派二级心理咨询师李超来到宋家。

  “院子虽破,但干干净净;主人颓废,但种的一畦菜,绿油油透着生机。”李超一边看,一边赞,说得宋志军的脸渐渐“阴转晴”。紧接着,李超两次登门解心结,村里又帮着张罗找工作。宋志军的话多了,笑也多了。

  “心理咨询如春雨润心。”西平县设立304个工作站,培养700多名咨询师,开展心理疏导,化解心理症结。“做这件事,干部一开始心有疑虑。”驻马店市委政法委书记孙巍峰说,“党的十九大报告中‘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,培育自尊自信、理性平和、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’的明确表述,让我们统一了思想,信心倍增!”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阐明了社会治理一系列带有方向性、根本性的重大问题,明确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。围绕新目标新要求,各地各部门深入推进社会治理理念思路、体制机制、方法手段创新,着力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、法治化、智能化、专业化水平,增强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,擦亮“平安”这张暖心名片。

  创新治理体制,多元主体互动

  这段时间,上海市徐汇区虹梅街道党工委书记蒲亚鹏的主要精力用在了社区“微更新”项目上。项目虽小,却是治理难点,涉及区内不少单位的“奶酪”。

  比如东上澳塘河整治,河水清了,河道美了,但群众还是有意见——部分河岸被两家国企围圈,1公里长河岸两头走不通。要想开放河岸,就得拆除围墙。都是市里响当当的国企,怎么沟通?蒲亚鹏想到了街道党建联席会议机制,街道党工委与两家企业党委多次协商后,企业不仅拆除围墙让出河岸,还将内部的小花园对公众开放。

  虹梅街道户籍人口只有2万,常住人口却有4万,加之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的各类企业近3000家,从业人员达20万人。庞大的人流潮汐般来去,给社会治理带来很大压力。

  “区域化党建就像一根红线,将区域内机关、企业等不同类型单位的党组织连接起来,凝聚治理力量,激活治理资源。”蒲亚鹏说,通过区域化党建平台,虹梅街道引导成立跨体制、跨领域、跨条块的社会组织“虹梅庭公益服务中心”,“虹梅庭”又培育孵化出“企业社会责任联盟”等多个公益社团,“基层党建引领社会治理,共治网络就像爬山虎一样,越连越多,生机勃勃。”

  “社会治理不是简单的维护社会秩序,而是把党的领导植根于基层,植根于人民群众之中,在党组织领导下,组织群众依法管理基层社会事务,实现党领导社会治理、依靠群众加强社会治理。”上海研究院第一副院长李友梅说。

  办好中国的事情,关键在党。十九大提出,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,完善党委领导、政府负责、社会协同、公众参与、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。充分发挥各级党委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,同时强化各级政府责任制,成为各地完善社会治理体制的关键着力点。

  北京编制实施全国第一个社会治理五年规划,推出28项量化发展指标,都是实杠杠,便于考核评价;浙江将平安建设和综治工作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布局,各级党政领导干部手中每月都有两张报表:一张是“经济报表”,一张是“平安报表”。“发展是硬道理,稳定也是硬道理,抓发展、抓稳定两手都要硬”的理念,正不断转化成各地的生动实践,落地生根。

  社会治理既是对全社会的治理,也是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治理。治理我国这样一个由13亿多人口组成的巨型社会,尤须在全面落实各级党委和政府社会治理主体责任的同时,引领和推动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,努力形成人人参与、人人尽责的良好局面。

  地处豫皖交界的河南沈丘县,一度案件频发。数周前的一个深夜,盗贼潜入窦全梅家,牵走10只羊。68岁的窦全梅哭天抹泪,无所适从。没想到,几天后,保险公司送来4000元赔偿金。原来,县财政今年拿出150万元,为30.4万户居民上了治安保险。谁家的牲畜被盗、农机具被偷,10天未侦破,可向保险公司索赔。

  沈丘县综治办主任董磊说,县政府购买服务后,重在考核乡镇理赔质量、发案数量,强化公安部门破案责任,有效减少了“发案不报案、报案不破案”。

  把市场的归市场、社会的归社会,党委政府不再大包大揽,沈丘的微创新,折射的是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大趋势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建立起约12万人的群防群治力量,小区保安、社区大爷大妈等“朝阳群众”活跃在综治一线。今年初上线的“朝阳群众”APP,更是将其威力从线下发展到线上。

  山西省不久前划出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最低线——新增公共服务支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安排的部分,向社会组织购买的比例原则上不低于30%。

  树立合作、互通、共享理念,各地发力制度创新,吸纳更多主体共同参与,在共治中优化社会治理。

  下足绣花功夫,提升精细化水平

  “辕北村西北角发现一处违章建筑……”几天前,山东省桓台县全域网格化管理服务平台接到网格员发来的图片,工作人员立即转给管区干部。进入处理程序2天,违章建筑即告拆除。“以前违章建筑野蛮生长,发现难、拆除难。”桓台县委书记贾刚说,现在可以早发现、早治理,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。

  在桓台,全县划分974个智慧网格,“人在格中走,事在网上办,平台自动监督”,问题发现、转办、落实、监督全流程留痕。

  “解决社会治理中看大概、轻细节的积弊,关键要树立大数据思维。”贾刚说,通过智慧平台监督权力运行,及时解决问题,同时搜集问题,分析研判治理短板,精准施策。

  社会治理是精细的艺术,考验的是绣花功夫。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,各地把握社会治理智能化、专业化的新特征、新趋势,积极运用先进的理念、科学的态度、专业的方法、精细的标准,提升社会治理效能。

  今年,武汉交警推出集“车脸”“人脸”识别等系统于一体的交管智慧监管平台,对吸毒人员、毒驾人员等重点驾驶人,“毒驾车”“醉驾车”等重点车辆,实现了实时预警。曾因吸食毒品被取消驾驶资格的张某就领教了这个智慧平台的威力。张某名下的“鄂A72Z××”红色马自达轿车,6月活动频繁,交警将高清卡口监控拍摄到的驾驶员照片与张某比对,发现高度吻合,随即将其列为重点侦办对象。经过布控盯守,民警将驾车的张某当场抓获。张某尿检结果呈阳性,已构成毒驾和无证驾驶,被强制隔离戒毒。

  如今,“互联网+社会治理”渐成风气:杭州推出“城市大脑”智慧城市建设计划,贵州检察院打造司法办案辅助系统、案件智能研判系统、数据分析服务系统三大数据应用系统……借势科技,线上线下融合,社会治理预见性、精准性、高效性日益增强。

  绣花功夫“绣出”的,除了浓浓的“科技范儿”,还有“专业范儿”。

  前不久,河南洛阳的许某患抑郁症入院猝死。亲友围堵医院大门,摆花圈、停尸体。调解员杨彦琦花费12个小时,成功劝解患方将尸体移入殡仪馆。第二天,老杨又以陪审员的身份,成功调解赔偿事宜。

  在洛阳,医患纠纷化解渐入正轨。洛阳市成立医疗纠纷调解处置中心,聘请退休的医院院长、法院院长等兼任人民调解员,组成一支专业、精干的调解队伍。至今,依法调解纠纷1000余起。

  从“一小时法律援助服务圈”在一些地方初步形成,到以失独老人为对象的社会工作服务从广东、上海、北京等地扩展到更多地区,随着越来越多专业化人才的引入,社会治理科学化、精细化、现代化水平逐步提升。

  治理重心下移,建设幸福家园

  12月3日上午,2018年全国社区网络春晚在湖北武汉百步亭社区正式启动,预计全国各地将有2万多个社区参与。这一社区“草根文化”盛宴,已连续举办6年,参演居民由1万多人发展到23万多人,收看人次由1500多万增至3.4亿。

  作为社区网络春晚发起人之一,百步亭社区党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王波更忙了。这位十九大代表回到岗位后,学习宣讲十九大精神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。十九大提出“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,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”,以社区治理创新闻名全国的百步亭,引来络绎不绝的取经者。

  “社区工作早已告别‘大妈说教’时代,需要社区工作者学会新本领、用好新工具。”王波说。“老死不相往来”“猫眼看世界”是社区居民常患的都市病,而在百步亭,这个16万人的大型社区是“三天一小活动,五天一大活动”,过去素不相识的人们,一搬到这里,就如同搬入“熟人社区”。

  在王波看来,百步亭能成为社区治理创新的“输出源”,关键在于以党建为引领,通过企业参与社区共建、物业融入基层治理等创新举措,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基层治理体系。

  社会治理的重点难点在基层。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,各地坚持把社会治理的重心落实到城乡、社区,资源、服务、管理向基层倾斜,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和管理。

  江苏苏州市吴江区按照“界限清晰、便于管理、责任明确”的原则,将辖区“切分”为899个基本治理单元。每个单元涵盖居民300至500户,并配备专职管理人员、技术人员。与许多城市的“网格化管理”不同,吴江区将党建、市容、环保、民生等党政工作职责、行政管理权限划转到基层,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及行政资源精准投放。70%的问题就地消化,20%的问题联动解决,吴江基本实现了从“末端治理”向“前端预防”的转变。

  山东胶州市里岔镇下辖101个村,办事力量下沉不够等社会治理短板突出。为此,里岔镇创新“纵横二分管理”。纵向上,设立两个农村工作委员会,各下辖6个管区,每个管区下辖7至9个村。党员和农户全部“联户”,形成“一沉到底”的治理网络。横向上,注重部门联动,联手解决问题。“全镇一半以上工作人员下沉到管区、村庄,农民办事半径缩短到3公里以内。”里岔镇党委书记刘京明介绍。

  从强化党建对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的引领到推进基层协商制度化,从街镇赋权增能、取消招商引资、回归管理服务本位到提升社区硬件软件,基层治理变革在各地风生水起,初心却始终如一——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之路,确保人民安居乐业、社会安定有序。